工協反對派:潘欣榮、姚欣進

五,第三社會黨的階級立場

如果工協這次參選,我們就應秉持上述革命馬克思主義的政治原則來提出過渡綱領精神的參選政見,以此來尋求聯盟參選的同盟軍。

如果工協不參選但同意個別成員參選,則基於革命馬克思主義團體對於成員個別政治行動的嚴格要求,這些個別成員必須同樣的以上述原則來參選。若個別成員在工協同意下而加入另一個政黨參選,他/她也必須以這政黨黨員的身分來宣傳這過渡綱領的政見。

要做到這點有兩個必要條件。其一,這個別成員對加入的新政黨必須提出過渡綱領的政見;其二,這政黨必須接受這政見。兩者缺一不可。

如果這成員根本不提出這政見,則這就毫無客觀保證這成員會在這選舉中宣傳革命馬克思主義的進步理念,甚至這成員可能會以這政黨的非社會主義運動方向來扮演他的政治角色。如果這政黨不接受這政見,則加入這政黨的個別工協成員就不可能是以革命馬克思主義立場來參選了,他/她只會是他黨不同階級立場的傳聲筒。

我們必須沈痛地指出,這次工協特許楊偉中個人加入第三社會黨來參選之後,我們完全見不到楊偉中提出或宣傳過渡綱領政見。

但,上述的第二個條件更重要。因為,若這政黨不接受過渡綱領的政見,則加入的工協個別成員就不可能有任何機會來宣傳這政見,否則這就違背該黨的共識,甚至該黨的黨紀了,這又如何以該黨黨員身分來參選呢?

因此,問題關鍵在於︰第三社會黨有可能接受革命馬克思主義的過渡綱領政見嗎?我們的成員有可能透過第三社會黨來宣傳過渡綱領的政見嗎?

要掌握這問題的答案,我們就必須了解第三社會黨是一個什麼階級立場、政治傾向的政黨?如果第三社會黨是一個資產階級的政黨,是一個機會主義政黨,那她就不可能真誠認同、實踐過渡綱領的政見。

在工協內部討論時,一位贊同參選的同志說,這是新政黨它的動向還不清楚,我們不應現在就草率論斷這政黨是資產階級政黨,而應等它實踐一段時間後再總結。真是如此嗎?

從第三社會黨的參選政見(政治路線),他們的建黨原則、運動策略、與宣傳手法(組織路線與運動觀),這兩方面來觀察,該黨整體的政治面貌已是非常清晰了。

我們必須坦率並負責的說,該黨的階級立場根本是充滿投機氣味從右派陣營中跳出來的中間派。

托洛茨基、曼德爾曾分析說,當資本主義經濟逐步陷入危機,社會階級對立越加激化的時刻裡,不僅泛左翼群眾力量開始不斷自發性抗爭,而且右派陣營中許多還未掌握主流利益的之新世代政客、邊緣小政黨等就會趕緊跑出來。

這些右派投機者,企圖在右派統治勢力開始動搖、左翼新生力量尚未成熟時機,在既有的政治權力版圖似乎開始轉化而有空隙之際,趕緊切入卡位到權力舞台上,以改革者的姿態吹噓自己的清新身段與政治進步,強調自己是另一種選擇。另一方面,這些投機者的任何政治訴求是絕不會挑戰,更不必說是動搖,資本主義體制的基礎與關鍵利益。這種投機、搖擺的做法又可吸引到部份右派的既得利益者或較溫和的改良主義者。

這些中間派是以這種左右逢源的政治操作來建立自己的政黨,獲取自己的政治利益。而對於資本主義體制來說,這些中間派更是資本危機時刻不可缺乏的安全閥,讓認識不清的群眾抗爭力量能夠透過這些溫和改良訴求而得到紓解而被收編,重而繼續鞏固既有的統治體制。

這類中間派政黨、政客,在西歐已有長期工運背景的社會裡,過去大多是從泛左翼陣營中脫胎而來。如戰後的西德社會民主黨、八十年代法國的密特郎、與剛卸任的英國工黨布萊爾等。但在台灣戰後極端缺乏左翼運動發展歷史的社會裡,這種充當資本主義體制安全閥角色的中間派,就義不容辭地由右派陣營來承擔。

所以,近年來隨著台灣階級社會日趨兩極化,政壇上就從右派陣營跑出了簡錫瑎泛紫聯盟、台聯黨的中間偏左到今日的第三社會黨。每個都擺出資本主義改革者的嘴臉,但每個都提出空洞到不知所云的改革政見。這其中,第三社會黨政見可說是集大成而深得投機三昧。

六,第三社會黨的政見與策略

以第三社會黨的總體政見內容(共同政見、稅制與勞工政見)來看,該黨顯然對於政治體制的改革遠過於民生利益、社會福利的訴求。

該黨的共同政見(即該黨所有立委候選人共同提出的政見),全文五部份中的三部份是關於政治體制的改革訴求,而只有兩部份是關於社會民生利益。

相對於社經利益政見之空洞論述來說,該黨關於政治體制的政見提出了一些具體訴求,例如,內閣制、聯立式兩票制、公費選舉、清廉政治、司法改革等等。這些訴求固然有其進步之處,也有利於一個較清廉政府與各小黨的出現。

但對照於台灣今日民生艱困、社運無力與兩岸戰禍危機潛伏的現實局面,第三社會黨這些政治改革訴求顯然並未針對時弊而對症下藥。

從社運進步力量發展的角度來看,除了統獨問題外,台灣當前政治的基本問題在於直接民主問題,即如何將勞動大眾的社會權利直接與政治權力結合從而在政治體制內落實社經利益,而非著眼於菁英掛帥之代議體制的遊戲規則如何修改,如何想辦法擠入這代議體制內與其他統治菁英一起分享權力。

因此,一個進步社運團體之參選政見,應是著重於社經訴求政見以直接改善勞動大眾的現實處境,提高勞動大眾社會力量,蓄積勞動大眾政治能量以為未來直接掌握政權、徹底改造當前代議政治為直接民主體制。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尤其應熟悉這種直接民主之歷史實踐的典範,如1871年的巴黎公社與1917年的蘇維埃(人民議會)。

顯然,第三社會黨的政治取向是恰恰相反。

第三社會黨的政治路線固然是資產階級統治體制內的溫和改良主義。但即使是改良主義團體,如綠黨,也是誠懇的扎根基層、默默經營的方式來發展組織,但也有擺明就是炒短線、速成班式的政治操作。最好的例子莫過於第三社會黨之創黨不到半年就投入選戰的速食麵地發展方式(連該黨的黨徽也與蘋果電腦公司的商標神似)。

第三社會黨的創黨人,周奕成,公開明言該黨的組黨發展不走群眾路線,不著力扎根於基層,而是完全依賴媒體的聚焦、社會菁英青睞、各界新秀人士的上陣,企圖以這三方的因素來迅速在台灣政治舞台上崛起,從而攫取這次藍綠兩大勢力對峙間的剩餘空間。

早在第三社會黨籌備階段,周奕成就備受主流媒體注目,多次讓他躍登版面暢談所謂第三社會論(他的「社會分析」不僅與階級分析沾不上邊,而是以世代交替論來界定當前社會性質!以新世代崛起來正當化權力分享)。等到邊鼓敲響了,接下來就是一路令人眼花撩亂的政治操作。第三社會黨先從社運圈找來各自不同政治傾向人馬但卻是首度躍登政治舞台(許多還是首度參與社運)人來參選,將這些參選者包裝成政治新秀並宣傳為社會各界進步力量代表來角逐第三勢力選票。此外,他們拉攏了包括藍綠陣營政治邊緣人士,如前行政院長唐飛、前民進黨立委立委沈富雄,律師陳長文、淺綠立場的學界人士,以及各方社會賢達等等,公開背書支持。

第三社會黨這種組黨與發展方式,不僅是菁英取向,認為只要推出社運人士個人,就等於代表的進步社會力量。過去至今,作為一個團隊,第三社會黨從未扎根基層,如今為了博取政黨票而到處從社會各角落拉人拼湊出來的雜牌軍,居然就號稱是台灣新生進步力量了。而且他們的操作是極端地看重資本主義社會的主流價值觀︰這些被拉來背書支持的社會賢達絕大部份是右派陣營的菁英,這不是擺明了以資產階級菁英為領導的政治價值嗎?

既然要炒短線,既然要以改革、新秀姿態來博取一般選民的注意與認同,既然要贏得社會菁英階層的支持(物質與精神兼具),既然要進入代議體制內進行權力分享,第三社會黨的政見當然不可能針對時弊提出什麼具體有效的解決方案,更不可能深入剖析當前社會矛盾的癥結。因為,即使是一定程度的針對民生艱困的具體解決方案,一些些實質有利於勞動大眾力量發展的政見,都會直接危害到資產階級、社會菁英們的利益。

一句話,第三社會黨的膚淺而空洞的政見訴求是與她們投機取巧的組織路線互為表裡,交互為用的。一個要在藍綠兩黨夾縫中分一杯羹的投機政黨,她的政見怎會有任何深刻內容?

讓我們再看看該黨其他的政見訴求。第三社會黨對於台灣統獨問題的政見是矛盾的(保留中華民國法理招牌但宣稱台灣是獨特國家)。這問題,我們另文討論。

第三社會黨的社經訴求的政見之空洞與投機,更是令人印象深刻。該黨關於社經訴求的第一條政見,就說︰「給企業開放環境,給弱勢者更安全。保護開放經濟下的弱勢者,才能夠支撐開放的經濟體系。促進就業穩定、強化轉業輔導。用開放促進安全,用安全支持開放,放寬對外投資限制,促進台商資金回流」。

這政見整段話重點,都集中為呼籲政府開放兩岸經貿,讓台商資本能自由投資中國大陸。兩岸資本主義經濟的一體化,才是保護台灣現狀安全之計。在這前提下,這政見才附帶提及,由於經濟發展了,資金回流了,才能「促進就業穩定、強化轉業輔導」。

如果認為第三社會黨的階級性質還有待觀察,那上述這政見難道還不夠清楚地交代該黨的資產階級性嗎?第三社會黨將台商利益、兩岸資本主義一體化視之為當前首要的社經利益政見,兩岸資本活絡了、台商利益滿足了,再來談談台灣勞動之就業穩定、轉業輔導吧!好一個第三勢力政黨。

該黨第四部份是一般社會政策,提及了 「高污染產業投資案通盤檢討」、「強化保護水源山林」。這些政見似乎立意良善,但完全沒有任何具體訴求與內容,而淪於空洞口號。

至於近年來社運中的教育公共化(以及反高學費)等訴求,該黨共同政見無一語提及,只提出「全盤檢討九年一貫及基本學力測驗政策,審慎逐步規劃十二年國教」。
這就不僅是空洞到可笑的地步(另外相得益彰的政見是「強化美學教育,改善藝術創作環境,以提昇生活品質」),更落後於當前人民對教育改革的迫切需求。

該黨共同政見還提出「推動資源重新分配之稅賦政策」,並另外提出了「第三社會黨與稅改」的論述。但仔細一看,這並未標明是政見,而是標準的一般文宣。此文內容根本沒有提出任何稅改的具體目標、方案或數據。既如此,第三社會黨又如何進行「資源重新分配之稅賦政策」?又如何保證這重分配是符合社會正義的稅制?

我們當然不必奢望第三社會黨會提出任何符合勞動大眾利益的具體稅制政見。一旦該黨具體提出高收入的個人所得稅率提高、徵收證券交易所得稅等,這就會讓社會菁英們跳腳,完全不服該黨政治利益。只有這種只要喊出動人而空洞的改革口號,但永遠不會傷及既得利益者的實質利益,既得選票又有權力分享之左右逢源戰術,才是該黨的王道吧。

最後,看看該黨勞工與基層民眾權益的政見(據我們了解,這部份政見是由楊偉中執筆)。

這部份政見提出了相對於當前惡劣勞動條件的進步訴求,例如反對派遣勞動、要求制定穩定就業法、要求工會自主化、建立產業別工會、保障勞工退休薪資等等。此外,對於勞動大眾的社會權益,這部份政見提出平抑物價、反高學費、以及水、電、鐵路民生公用事業維持公營。這些都是進步訴求,也是目前勞動大眾、勞工們應極力爭取的權益。

但我們不能僅憑這些進步政見來斷定第三社會黨的政治傾向。這些政見,必須放在該黨整體表現的脈絡下來評估。

首先,如果這些進步訴求是由一個已實踐多年之社運團體提出,她已有相當程度的公信力也長期地為這些訴求在抗爭,我們就有可靠的條件來判斷說,該社運團體應會信守這政治諾言,若他們當選會努力實踐這政見。

但同樣的訴求出自於第三社會黨,即使這些政見是由號稱為革命馬克思主義者的楊偉中所起草,我們就不能不懷有深深的疑慮︰這政黨真會把這些進步政見當一回事嗎?
首先,第三社會黨共同政見,社經訴求的第一條就擺明要照顧台商、兩岸資本家的利益,若如此,那一旦禁止派遣勞動、工會自主化等這些進步訴求付諸於實現時,這豈不就直接打擊資本家的利潤與利益?這兩套政見,根本是自打嘴巴,左右互搏嘛!而作為第三社會黨的發言人,又曾是工協宣傳部召集人的楊偉中,難道也開始相信「勞資一體、共創雙贏」的神話了嗎?

請問,第三社會黨到底是以這套進步訴求為準,還是以共同政見為準呢?還是說,(這是第三社會黨最可能提供的答案)兩者皆是的階級調和,並不衝突!

其次,該黨這部份關於社會權益的政見固然有進步性,但若對照於楊偉中過去尚未加入第三社會黨前曾提出的參選政綱來說,卻是嚴重的倒退、自綁手腳地限縮了。

例如,這部份政見雖提出反高學費(這比該黨共同政見中的教育訴求要進步),但卻絕口不提教育公共化(高等教育費用應由政府負擔)。楊偉中所實質領導的工協長期參與教育公共化的運動抗爭,他當然知道教育公共化的訴求才是今日教育問題的關鍵,更何況,高學費的根源在於教育商品化,必須以教育公共化來解決,為何這份由他起草的政見中,卻不見這訴求了?難道這是迫於第三社會黨其他菁英們階級利益的壓力嗎?

同樣的值得注意的是,這政見說的是︰「水、電、鐵路等民生公用事業維持公營」,但誰都知道,近年來社運界努力抗爭的是包括銀行金融業的公營(公共化)、電信業的公共化,尤其是後者更是屬於大眾民生一環,為何這都不見了?而且僅止於「維持」目前還在公營產業,而非爭取已被無情地轉移為私營但屬於大眾權益的產業?
為何過去楊偉中能提出更進步的訴求但如今在這第三社會黨的光環下就銷聲匿跡了呢?內部矛盾嗎?

我們從這些相對進步的訴求裡,卻分析出更多令人疑懼的保守改良主義的勢力不斷限制了本來是更進步的訴求力量的發揮。我們更看到,這份進步政見不過是該黨其中一份政見而已,而且這進步政見居然是與看來是更高位階的共同政見在階級利益上是嚴重抵觸的。第三社會黨的政治路線不僅是自我矛盾,而且是往資產階級利益方向滑動的。

七,工協應否同意楊偉中參選?

工協同意楊偉中以個人身分加入第三社會黨參選的理由是︰他會把進步訴求與政治見解帶進該黨,並將該黨視之為宣傳平台,來向廣大群眾發聲,以推動勞動大眾之進步力量發展。

如今看來,這些理由沒有一個能成立。首先,根據事實,楊偉中未加入該黨之前才能提出更進步的政治訴求,加入後反而自我退步地限縮自己原先進步的訴求。

加入該黨,楊偉中不但沒有促使該黨往更進步方向邁進,反而自己的政見就已開始退步了。難道說,楊偉中是要逐步放棄自己的革命馬克思主義立場而加入第三社會黨嗎?

其次,既然楊偉中限縮了自己的政見,而且這些相對進步的政見是在該黨充滿資產階級利益色彩的政治方向下提出,則這些微幅進步的聲音又怎能純正的傳送出去讓勞動大眾領會呢?這些進步訴求不過是拿來包裝第三社會黨的門面,給她臉面塗些進步的粉末而已。甚至是增加其在工人群眾中的欺騙性,為該黨化妝塗粉以繼續維護資本主義體制。

既如此,則楊偉中在第三社會黨的客觀功能不過是化妝師而已,而且是為了欺騙勞動大眾選票、鞏固資本主義體制的化妝師了。這難道是楊偉中個人的選擇嗎?

八,工協的生機

我們撰寫此文章是毫無個人恩怨與私人利益的牽絆。

我們是基於革命馬克思主義立場,來分析第三社會黨並反對楊偉中代表該黨參選。因此,如果楊偉中無法提出更好的論據來反駁我們的意見的話,則這意味著楊偉中不再是以革命馬克思主義立場來實踐他個人的政治活動了。

若楊偉中能夠公開表白放棄革命馬克思主義立場,從此不再以革命馬克思主義者自居,而要繼續代表第三社會黨參選,則鐘鼎山林各有天性,我們尊重他的個人選擇。
我們由衷地希望楊偉中能公開說明他的立場。

相反的,若楊偉中既要繼續參選又不能合理地反駁本文的批判意見,而且還要繼續表明自己是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帶著工協與他一起沈淪的話,我們在此要沈痛的說︰就請偉中放工協一馬吧!

請偉中讓我們的革命馬克思主義者小團體還能有一點點生機吧。就請讓偉中離開工協,到更適合他大展鴻圖的舞台上去發揮吧,而讓工協能重新站起來,重歸到革命馬克思主義的道路上。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vonunt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